女王之剑 叛乱 插图故事 决战篇 最终话

QBR的TV二期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
趁着元旦休息有空,把决战篇的最终话翻译了
其它的。。。。先坑着吧
(摊手)




=========================================================================================

决战篇 最终话  决战,然后。。。



神机要塞布莱正朝着沼泽前进。而露娜露娜正在它中心部分的祭坛里跳舞积蓄着魔力。
“魔力供应,突破界限点”
尤依特一边解读着从布莱的宝座,和要塞的制动装置一体化的温迪所送来的信息,一边继续写上命令。
“封印兵器,魔力光弹发射!”
从布莱张大的口里放出的光弹将前路上的瘴气都蒸发了,让沼泽变为了坚硬的大地。
“好、好厉害。。。这个真让人大吃一惊呢”
看着这个如传闻中所说能够毁天灭地一般的威力,泉那看得发呆的表情已经老老实实地把她的感想表露无遗了。
“既然有这样的东西的话,为什么不用来跟女王军战斗呢?”
“如果对着凯诺斯开炮的话,那里就连渣都不剩了。不过话又说回来,那时候都根本还不知道有这样的用法呢”
对着美莉姆的提问,尤依特有点为难地答到。
“看来露娜露娜也是直到经蛇女神托梦告诉才知道有这事情的呢。”
就连发射需要的祭坛地点,以及跳舞方法,露娜露娜直到前几天都还并不知道。
“塔娘,露娜露娜的情况如何了?”
“啊~看来已经不行了。她已经疲劳到极限了。”
听到在祭坛里塔娘所报告的情况后,尤依特点了点头,让布莱继续前进。必须要在被吹飞的瘴气重新聚集之前到达魔女的城堡。
“等我们啊,哥哥。。。。可不要这么快就完了啊”

即使是以自己的意思魔人化后的安妮洛特,她以一人之力独自对抗魔女可以说依然是相当危险。
“姐姐。。。”
阿露德拉为了保护安妮洛特而慢慢靠近过来。为了和魔女战斗,她的协力是十分必要的。
“不要和她战斗。。。是指什么呢?”
安妮洛特低声向阿露德拉询问着。难道还有什么自己事先不知道的魔界法则不成吗?
“沼地魔女。。。那个身体就是我们的母亲,维尔贝利亚。。。。。”
“怎、怎么回事。。”
阿露德拉的话让安妮洛特禁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那就是说,如果把魔女打倒的话。。。”
“嗯,也就是说连我们的母亲也会死。。。”
对于安妮洛特来说,双亲便只有是养育自己长大的克莱茵边境伯夫妇。虽然她这个感情是千真万确的,但是当她要去面对自己的真正生母,并且已经不再是人类的母亲的时候,这个事实已经足够让她感到动摇了。

“你们为何窃窃私语。。在讨论是否要为我效力吗?”
魔女一边挥动着鞭子一边以淫乱的动作扭动着身体。
“嘛,好吧。让你们知道不管用怎样的计策在我面前也是毫无用处的。。。。好好看看妾身那力量的一鳞半爪,这不净姿势吧”
好像被魔女那淫乱的动作所吸引一般,从黑暗之中出现了无数的亡灵。
“哼!这、这是。。。”
亡灵们出现的位置没有例外。从安妮洛特和阿露德拉影子也出现的亡灵夺去了两人的身体自由。
“放、放开我!”
“竟然对太太出手,真是些没有礼貌的家伙啊”
迫近阿露德拉的亡灵们都被召唤兽赶走了。但是,没有护卫的安妮洛特便无法抵抗无数亡灵了。
“那么,安妮洛特啊。舔妾身的脚来宣誓服从吧”
魔女把脚伸向了跪在地上的安妮洛特嘴边。被夺走身体自由的安妮洛特连把脸背过去的事情也无法办到。
“该对你施加怎样的诅咒好呢。。。否定自身的生存方法的诅咒。。。拒绝一切的诅咒。。。施加没有妾身的力量便无法生存下去的诅咒好了”
露出微笑的魔女往指尖注入魔力,把诅咒的力量灌注其中。
武器的攻击被鞭子和体术所挡住。而作为魔人的力量也完全不是纯粹的魔界居民维尔贝利亚的对手。
。。。赢不了。。。就这样别说打倒魔女,甚至连她一条头发也碰不到。
就在安妮洛特就要感到绝望的瞬间,不知从何处远远传来了贝壳的声音。
“呜哇噢噢噢噢噢噢。。。”
听到贝壳的声音后,夺走安妮洛特身体自由的亡灵们纷纷发出了惨叫。
“这、这个让人不快的声音是什么?艾莉,发生什么事情了?”
魔女厌恶地皱起了眉头,把艾莉叫了过来
“魔女大人,是布莱!布莱已进入我们的领域了”
“让人讨厌的家伙们啊。。。艾莉,你率领亡灵们去讨伐她们,就算使用邪神也可以。把见到的美斗士通通杀掉也没关系。”
“遵命。”
在出现的同时艾莉又马上消失了。从两人的对话中得知布莱已经靠近这里的消息,阿露德拉将视线转向了抬起头来的安妮洛特和魔女那边。
“这样好吗,太太?再这样下去的话,你的妹妹可要变成魔女的下仆了哦”
“而且你的同伴也很危险了。。。魔女,可是冷酷无情的呢。。。太太”
以为魔女无法杀美斗士们可是大错特错了。既然魔女能把船长莉莉安娜和女王梅娜斯那种死者复活并控制她们,因此魔女并没理由去犹豫要不要杀死美斗士们。
“那样的事情。。。我绝不原谅”
阿露德拉终于下了决定。
“要对付她吗?太太,要对付她吧?”
阿露德拉用力地点了点头,用力伸出了手,对召唤兽们下达了命令
“贝尔菲,多戈尔!攻击开始!目标是魔女的内裤!”
“喔呵呵呵,似乎是很美味的命令呢”
十分威猛地飞过去的两只召唤兽,是青蛙布偶的多戈尔和熊布偶的贝尔菲
“蠢材,要碰到妾身你们还早了一百万年呢!”
得知召唤兽接近的魔女挥舞起鞭子,以电光火石之势将两只召唤兽抽落地上。
“哦哦哦,好棒!”
“这、这个,还不如说是奖励呢!”
被鞭子抽得里面的棉花都爆了出来的两只召唤兽却露出欢喜的笑容并在地上激烈地弹跳了起来。
“姐姐!”
被阿露德拉参战给予了勇气的安妮洛特用手上的枪剑支撑着站了起来。
“操纵着母亲大人的魔女本体,就是那恶心的内裤。只要把那个从身体上剥离出来的话。。。”
“我知道了!”
听完这番话后的安妮洛特径直伸出了枪剑,向魔女突刺过去。
“无谋的重复突刺真是愚蠢极了。”
魔女以毫无防备的体势和安妮洛特对峙着。
“什么?这、这是。。。”
枪剑弯曲了,尖端并没有碰到魔女的身体,只是在空中徒劳地突进罢了
本来就已经十分厉害的魔女周围,似乎有一道看不见的无敌盾牌存在着。
“呵呵呵,正如魔女所说的一样,太太。”
“是呢。。。魔女的周围有一道由冥界而来的膨大魔力供应所形成的墙壁。因此我们根本无法靠近她”
召唤兽们一边嘟哝着,一边指着魔女腰下的宝座下面。
从地底深处照耀着宝座的冥界光辉,如果不阻止这个的话两人是毫无胜算的。

布莱发出咆哮,将如云霞一般迫近的无数死灵驱散往前突进。在它的上面,泉吹响了贝壳,鼓励着友军的士气。
“到此为止了,不速之客!”
为了阻止布莱的进击,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
“咦!那是什么!”
泉禁不住发出了叫声。
站在布莱面前的巨大影子,是有着大蛇的下半身,从冥界而来的邪神。站在它肩膀上手持镰刀的是魔女的忠臣,冥土诱惑者艾莉。
“居然连这种东西都叫了出来”
看到传说中那邪神的样子,让美莉姆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像这样的东西早就在我预料的范围内了!上吧!”
尤依特把胆怯的美莉姆拉到自己腋边,让布莱继续突进。
“就这样冲到城堡去!最大战速!”
已不需要再耍什么小聪明了。
只要从正面冲进去达成目的就可以了。
要怎样做才能切断从冥界送来的魔力供应呢?
(好好想一下,安妮洛特,想一下)
继续这样一进一退的话,因为体力不继而输掉的就会是我们自己了
只要能阻断冥界而来的光的话。。。
正当抱着向天祈祷心情的安妮洛特闭上眼睛的时候,奇迹发生了。
地面响起了一声巨响,魔女和安妮洛特她们战斗的大厅天井崩塌了下来。
“怎、怎么回事!”
随着将瓦砾和大手踩在脚下,一个巨影出现了,那是神机要塞布莱。
“竟然无法阻止布莱?”
魔女在崩塌的瓦砾中叫到
布莱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它踩到宝座上面,把和冥界的交接点用瓦砾塞了起来。
不能放过这个好机会,安妮洛特向狼狈的魔女冲了过去
“贝尔菲,多戈尔!把魔女的动作封住!”
看到安妮洛特行动的阿露德拉也随即对召唤兽下了命令。受到布莱的撞击而崩溃的魔女之城中,最后的战斗开始了。
“好像是很美味的身体,我口水都要流出来啦”
“下贱的东西,退下!”
大概是因为冥界的光受到堵塞,应该随着魔女的声音同时发生的障壁并没有出现。
“哦呵呵呵,简直就是甘露啊”
召唤兽们紧紧抓住了魔女那丰满的乳房
“混蛋!”
趁着魔女将召唤兽拉开的时候,安妮洛特穿过崩塌的瓦砾缝隙靠近了过去。
“安妮洛特!和汝相应的诅咒已决定了!”
已将召唤兽从衣服上拉开并露出乳房的魔女,将诅咒的手指指向了安妮洛特。
“从灵魂里接受诅咒,变成我的下仆吧”
安妮洛特早有被诅咒的觉悟了。就算被诅咒也好,只要把魔女的本体解决了就行了
“趁现在!安妮!”
在魔女露出破绽的机会,阿露德拉从背后抱紧了魔女,夺去了她的自由
“什么?什么时候过来。。。。”
受到偷袭的魔女一时不知所措。但是,这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那么就从你开始接受诅咒好了”
魔女转向紧紧抱着自己的阿露德拉,向她伸出诅咒的手指。
“魔女,你的对手是我啊!”
安妮洛特放开了手上的枪剑
“因为知道赢不了而放弃了武器吗?”
“否,我是为了取胜而放弃武器。魔女啊!”
这是安妮洛特看到没有武器的阿露德拉的偷袭得手后决定使用舍身的战法。
“莫名其妙的废话”
储存在魔女的指尖那诅咒的瘴气让空间都扭曲了。但是,诅咒却没有从指尖上释放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诅咒放不出来?”
aa3c308635d2698a6685e8f0c1c1ec46.jpeg

安妮洛特的指尖正抓住维尔贝利亚的内裤,一口气将它从身体上拉了下来。
“唔噢噢噢噢噢!可恶!可恶!”
随着放出大叫的冲击波,像蜘蛛一样挥动着手脚,漆黑的内裤从维尔贝利亚身上脱离开来了。
“还差一点点。。。就能将讨厌的女王之刃永远废除了。。。可恶。。。”
在魔女的话完全消失的同时,覆盖在沼泽的暗云也随之消失,温暖的阳光得以照射进来了。
被从凭依的肉体上切离后,沼泽魔女也随之消失。
“永别了,沼泽魔女。。”
似乎已经失去力量的魔女本体,从安妮洛特的手上滑落到地上。
虽然被瓦砾砸得满身伤痕,但是安妮洛特确信自己已经取得胜利了。
只有自己一个是无法完成的事情,如果没有姐姐阿露德拉,以及驱动着布莱的尤依特和叛乱军的伙伴们,便无法从魔女身上把母亲解放出来的胜利。
“是我们赢了呢。。。安妮洛特”
安妮洛特和阿露德拉在阳光照射之下,向站了起来的维尔贝利亚走了过去
“太好了。。。哥哥。。。”
一边看着沐浴在母女再会的喜悦,美斗士们有着战争已经终结的实感。

大陆历史上迎来了最盛大的节日。
让这个历史悠久的大陆陷于腐败的贵族们因为女王克罗迪特的大清洗而被一扫而空了,她的任期中被实用化的魔动器技术让人们的生活为之一变。
因为受到魔女诅咒的女王克罗迪特那大清洗行为导致的惨剧,在安妮洛特带领的叛乱军将魔女讨伐之后宣告结束,大陆再次取回了过去的和平稳定。
“。。。我在此作为女王,撤回自己的发言,宣布将会再次召开决定下代女王的女王之刃!”
从水晶球直播到全体大陆的克罗迪特的宣言,整个大陆可以说是一片欢腾。
决定真正女王的女王之刃。只有这个,才是大陆人民所寻求的东西。
“你真的要走了吗?”
女王的城堡,中庭里的克罗迪特对安妮洛特说到
“你就这样就任女王,谁也不会有意见的吧。”
“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打倒了让大陆卷起惨剧的魔女,和姐姐重逢,拯救了母亲,让女王之刃重开。这样便已经足够。”
安妮洛特这样说着,将目光转向了聚集在中庭的叛乱军伙伴们
“谢谢大家,都是托各位的帮助”
“这、这就要分别。。。了吗?”
“不,我们还会再见的。在下次的女王之刃,要
正正式式的比试,目标是女王之座”
安妮洛特的宣言,让克罗迪特露出了前所未见的笑容。
“我很乐意等你,叛乱的骑士公主。。。不,应该是救国的骑士公主”
让大陆产生各种惨剧的叛乱时代已经过去了,决定新一届女王的斗技会时代开始了
聚集于叛乱军旗帜之下的姐妹们,她们怀着各自的目的,为了自己的梦想而告别。
有些人为了完成与生俱来的使命,还有些人为了磨练自我。。。
她们再集合的时候便是决定下届女王的斗技大会女王之刃,其优胜者是安妮洛特,还是其她人,不战不知。


在某处荒野,一个少女正独自流浪着
看着并不像是冒险者或是旅客,身穿女仆服的少女手上正握着冒出不祥瘴气的黑色布条。
“现在请稍等一下。。。我一定会找出适合主人您的肉体。。。。”
艾莉要从哪里到哪里去呢,残留在布条上的意识又在企图着什么呢,这大概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月華剎那

Author:月華剎那
QB/QBR专题博客
QB=Queen's Blade
QBR=Queen's Blade Rebellion
QBR=Queen's Blade Grimoire
通称女王之刃、女皇之刃、女王之剑


我最喜欢的QB角色:
战斗教官阿莉茵,元·甲魔忍军头领靜香,牙之暗杀者伊鲁玛,雷云之將克罗迪特,森之番人洛娃,超振动战乙女美莉姆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类别
访问计数器
free counters
FC2计数器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QB相关链接
クイーンズブレイド リベリオン クイーンズブレイド クイーンズブレイド